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内销比重超出口宁波服企量在急跌质在提升-【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4:46:42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 服装资讯 » 服装市场 » 国内新闻 » 内销比重超出口 宁波服企:量在急跌,质在提升内销比重超出口 宁波服企:量在急跌,质在提升 日期:2010-10-28 潮流指数:662 编辑:品牌服饰第十四届宁波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的最后一天,镇海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陈先生仍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对前来攀谈的客商热情接待。“看,我们的男装、女装和童装都打出了自己的品牌。”陈先生指着展厅里陈列的服装对记者说,现在棉花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增加,人民币升值,对外贸易越来越难做了,以后准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用自主品牌开拓国内市场上。现状:产量产值双双下滑陈先生的企业是一家长期做OEM的规模以下企业,国际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感觉如履薄冰。规模小、科技含量不高、资金不太雄厚,让它们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但也是市场逼着它们开始转型,挑战着企业自身成长的“天花板”。不是单个企业遇到了成长难题,似乎整个行业都有相同的遭遇。市纺织服装行业管理办公室发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宁波的服装产量为18.53亿件,2009年下降到14.28亿件,减少了4亿多件;服装产量占全国比重也由2008年的9%下降到2009年的6%。“业内曾估算宁波服装产量占全国的比重最高时达到11%。”市纺织服装行业管理办公室主任周安邦介绍。同样,宁波规模以上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占全国的比重也在下降,由2008年的2.93%下降到2009年的2.62%。周安邦说,“前几年总产值占全国的比重都在3%以上,可不要小看这3%,它相当于河南一个省的比重呢。”这一组数据有点让业界侧目。“宁波要指标为何急跌这么多?宁波纺织服装的竞争力在丢失吗?“宁波装”是否真的遇到了“成长天花板”? 主因: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宁波装”产量和产值占全国的比重双双滑落,有许多深层次原因,而且是多方面。”中国服装协会产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陈国强认为,这种变化也与宁波许多纺织服装企业把生产基地逐步转移到中西部地区甚至国外有关。其实,产业转移是一个正常现象,宁波纺织服装业的发展也是国际产业转移的结果。在宁波服装企业中,洛兹集团可以说是最早“走出去”的。早在2001年,洛兹三峡服饰公司就在湖北秭归新县城投产。2003年,雅戈尔在重庆建设西部服装生产、销售基地,此后又把纺织生产基地转移到新疆喀什、阿克苏和云南西双版纳等地。2005年,太平鸟宜昌生产基地和太平鸟中西部时尚品牌中心在宜昌开发区落成。另外,培罗成集团把部分服装生产基地转移到江西鄱阳,斐戈集团把部分服装生产基地转移到江西抚州,维科集团、博洋集团把部分纺织生产基地转移到安徽……“这些宁波以外生产的纺织服装,数据不在宁波的统计范围,这是一个重要原因。”周安邦表示。“宁波出口的服装主要是针织服装,梭织服装相对较少。而针织服装的出口受阻,导致针织产量下降。这是导致生产量一下减少的另一个原因。”周安邦说,值得注意的是,数据反映的仅是总量,但事实上很多宁波服装企业越来越的发展。生产的衣服数量减少了4亿件,但产值变化不大,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宁波装”表面上量在急跌,但质却在提升。 “以前一说到宁波服装,很多人都会有一种错觉,认为宁波的纺织品水平不高,这在10年前还可以讲,甚至5年前可以讲,但现在,宁波纺织服装业的制造水平,在全世界来说都是很强的。”周安邦说,遗憾的是,即便是同样一家工厂生产的同样质量的服装,标着国外品牌就能卖高价,如果标本土品牌,“中国制造”还是给人低价的感觉,这一点在宁波服装上反映明显。困局:遭遇“成长天花板”“本届服博会上,对我们产品感兴趣的客商很多,最让人高兴的是新客户来了不少。”鄞州区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王先生翻看着手上厚厚的一沓客户名片,显得有点兴奋。“尽管接了不少订单,但一部分订单含金量比较低,客商压价比较厉害。现在棉花涨得这么厉害,几乎没有什么利润了。”王先生向记者坦陈,他们接的急单、小单居多,且商家压价厉害,对质量、交货期比较挑剔。“这种情况将是我国纺织服装业普遍面临的一个困局,不但曾经旺盛的出口受到欧美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阻击,而且国内市场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周安邦认为,宁波的纺织服装业已经遇到了“顶头风”,诸多因素下,一道无形的“成长天花板”悄然形成。这种“天花板现象”,体现在毛利率难以进一步提高、生产规模开始过剩、外销渠道用尽、内销价格战阴影加重等诸多方面。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纺织服装业面临的这种困局必须设法破解,突破了这个发展中的“天花板”,才意味着这个传统的强势行业升级具有全球竞争力。 突破:新品涌出老牌升级事实上,宁波服装企业正以创新谋求突破发展中遭遇的“天花板困局”,这种努力在本届服博会上可见一斑。本届服博会上,宁波一批新品牌正在崛起,有的甚至以黑马姿态横空杀出。当很多人还对宁波中哲公司创立了男装品牌GXG感到陌生和新奇时,这家创立才3年多的男装品牌已经在名品男装林立的服装界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中国高速成长的男装品牌。今年,GXG在全国的专卖店已有400多家,销售收入有望突破3亿元。“GXG的目标市场是30岁左右的人群,我们开始只想做江浙市场,但发展势头超过了我们的预期,现在,我们的专卖店已经遍布大江南北,今年有望突破500家,而且我们还推出了年龄层次更小的GXG品牌。”GXG总经理余勇告诉记者。“GXG的成功原因很多,但强烈的创新精神和良好的商业模式是成功的主要原因。”市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晓峰表示,一批新锐品牌的出现,市场的激烈竞争,也在一定程度上逼着老牌企业不断创新。记者发现,本届服博会上,雅戈尔、杉杉、太平鸟等企业通过创设子品牌来对市场进行“二次定位”,而罗蒙等品牌则是启用新模式进行流程再造实现华丽“转太平鸟推出JEANS、TRENDY、COLLECTION、乐町等多个二级品牌。雅戈尔除了主推汉麻外,还发布了5个面向时尚青年、行政公务人员、商务人士等人群的子品牌。老牌男装企业罗蒙集团在服博会上亮出了它的“快时尚”运营模式,开始向“快速时尚品牌”转型。 “以前的罗蒙专注于做些经典的西服,随着国内其他服装企业纷纷引进国外品牌,或者单独推出一个新品牌来涉足快速时尚市场。罗蒙也开始整体转型,做起了休闲装、商务套装、女正装、时装。”罗蒙集团总裁朱绪龙告诉记者,公司瞄准了“中国大众时尚第一品牌”的目标。创新:打造女装童装品牌记者在服博会上发现,不少创牌都避开了男装锋芒,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女装,而服博会成为它们展示风采的最佳平台。“我们已经和10多个加盟商达成了合作协议,现在加盟商都忙着挑选要订购的货品。”宁波大丰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舟波对第一次携自主品牌参展的收获很满意。位于鄞州区高桥镇的大丰服饰是一家典型的贴牌生产企业,主要为日本企业代工生产服装,年出口货值上亿元。但代工生产摊子铺得大,赚钱却不多,之前参加服装节都是以代工企业的身份参展,一个小摊位,挂上几件样衣,然后就坐等客商,运气不好时一天都接不到一份订单。去年,大丰创立了女装品牌“COOPOOLL”,并且今年携自主品牌第一次走进了品牌馆,1位布置得很时尚,展示了260多款自主设计的秋冬服饰。 宁波最近几年新出来的女装品牌还有很多。长期做OEM的斐戈集团3年前推出了定位高端女装市场的FIOCCO女装。艾盛服饰有限公司2006年创办的女装品牌Steve&Vivian,现在在全国开出40家门店,最近又不惜重金请来明星姚晨代言。据服博会组委会统计,宁波自主女装品牌已有10多个。“成熟品牌不断升级,新锐品牌不断涌现,国际品牌不断进驻,已经成为宁波服装产业的一个新亮点。”服博会组委会秘书长周学明表示。除了发展女装外,宁波服装企业还把目光投向了童装。服博会上,除了去年亮相的“巴比乐乐”、“春芽子”等童装外,“蔓趣屋”童装今年首次亮相,这个初创童装品牌专注于做两岁以下婴幼儿的服装。而康楠服饰做工考究的西式儿童礼服也在服博会上让国际买家爱不释手,公司董事长张国萍告诉记者,眼下面辅料涨价,服装产业生存环境日益严峻,为创新破困境,“康楠”今年特地聘请澳大利亚、意大利和迪拜的“洋设计”,开发出多款高附加值的新产品,很受市场欢迎。趋势:新内销时代已到来“宁波服装的尴尬在于大而不强,在品牌上的话语权还不够,很多企业只能在产业链的前后两端之间苦苦挣一些血汗钱。创自主品牌,把目光转回国内,宁波服装企业这种不约而同的选择,说明它们在谋求新的出路。”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做法也正好适应了悄然来临的新内销时代。服装节期间发布的国内首份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白皮书——《2009/2010宁波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09年宁波规模以上纺织服装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001.6亿元,销售产值973.4亿元,其中出***货值为457.4亿元,内销产值516.1亿元。“宁波装”的内销比重已超过出口。“在内销成为重要销售渠道的条件下,需要企业要依靠品牌产品在质量、创新、快速反应、社会责任进行互动,建立起品牌生产与消费者之间的诚信关系,从而提高品牌附加值和品牌贡献率。”中国服装协会产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陈国强认为,只有通过品牌创新、模式创新、渠道创新、科技创新,服装企业才能从粗放经营模式向集约化经营转变,突破自身成长的“天花板”。

半夜小孩肚子疼怎么办

腰部扭伤多久才能止痛

芪苈强心胶囊多久起作用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肝肾阴虚会大量出汗吗